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梅子姐姐个人主页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、河北省戏剧家协会会员、宁晋电视台《百花戏苑》导演、《相约宁晋》京剧交流会的策划、组织、创始人之一。文化部授予第十届“和平杯”“中国京剧票友社会活动家”荣誉称号。

张火丁与王佩瑜 :沈腰潘鬓两消磨  

2014-12-04 18:21:35|  分类: 戏曲e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

张火丁与王佩瑜 :沈腰潘鬓两消磨 - 梅子姐姐 - 梅子姐姐个人主页

 

张火丁与王佩瑜 :沈腰潘鬓两消磨 - 梅子姐姐 - 梅子姐姐个人主页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王家卫曾说梁朝伟是“戏鬼”,又说“他演戏的时候能把对方气场都吸过去”。张火丁也是这样的“戏鬼”。

  平心而论,这次备受瞩目的张火丁和王珮瑜合作的《红鬃烈马》,并不是一个旗鼓相当、气质合适的组合。

  看“火瑜”的《武家坡》之前,各种版本的《武家坡》我看过很多。但凡能给人形成艺术享受的,无一不是两位主角的气质、尺寸、劲头、艺术感染力都和谐、默契。张火丁的气质偏冷,即使在程派演员里,她也是最冷的一个。她和王珮瑜的搭配,却不会“两两相生”,只会“两两相欺”,因为王珮瑜的气质也是偏冷的。

  王珮瑜被媒体称为“小冬皇”,吴小如先生曾说,孟小冬先生的气质最是温文儒雅,俊逸潇洒,使人有“与君子交,怡怡如也”的感觉。但舞台上的王珮瑜却总令人感觉不够自如,也缺乏圆润。

  《武家坡》一折中,薛平贵用略带苍凉和有充分表现力的西皮导板“一马离了西凉界”开唱,随后的一段西皮原板,有足够的时间感叹平生遭际,这是很好的塑造人物气质的机会,王珮瑜却没有好好地把握。第一句后,下面的每一句都是递进,应该越来越透着真切与无奈,这个人物纵是寡情薄义,也可以立得起来。演员要给他人性的合理性,才好往下演。可是十八年前耿耿于怀的烦心事,撇家舍妻的困境,王珮瑜却表现得似乎只是略微萦怀而已,使人觉得“未免心太大”。

  八年前,杜镇杰和张火丁搭配的版本,杜镇杰就是用这一段西皮,一下子把薛平贵的情绪演得呼之欲出。

  此后张火丁一声闷帘叫板,“有劳了”三个字,如同函数曲线,轻轻地就凌驾在那一大段抒怀之上。此三字一出,人还没有出来,一个知书达理、谨言慎行的大家闺秀,就已经呼之欲出了。唱罢“多蒙邻居对我言”之后,张火丁终于从幕后款动身形,缓缓而出。她一手执篮,一手微扶——从来没见过走动得那么慢的王宝钏。她每一步都那么沉着,“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、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”,全身素雅的蓝褶子,长长的线尾子,头上的银泡子,在凌波微步中,透着一股孤寒绝望之气。想一想一个丞相之女,穷而后工,思之令人落泪。

  张火丁左手上白色的水袖也好像是故意搭出来,很好看的雪白褶皱,和别人的都不同。有的旦角整只素手都留在外面,看着不雅。而她却只给人看得到袖下的三根手指。白色的水袖驯服地趴在手腕,如白色的玉兰欲开未开,而袖下的三根玉指此时亦如花蕊一般捏住篮柄。

  等她唱完一段,一句一好之后,开始振衣、整水袖、双膝跪地剜菜。此时,王珮瑜起唱“这大嫂传话太迟慢,武家坡站得我好不耐烦”,可是此时,观众已经都在关注张火丁是如何剜野菜——左锄土、右锄土、捡起、抖土、放在篮中——《武家坡》一开场,因为表演功力不对等造成了剧场倾斜。
       再拿电影比较,看过王家卫电影的人都知道,若梁朝伟遇到同样的“戏鬼”张曼玉,整个银幕都会湿嗒嗒,风情万种,活色生香,发生摇曳人心的化学反应。但若是碰到了章子怡,章子怡就变成了那个珍珠里混的鱼目。章子怡和梁朝伟站在一起,总是看着像,却又完全不对,连带着梁朝伟也失色很多。其实,章子怡也并不是不好,而只是没有足够好。她和张曼玉一比,高下立判——艺术最怕比较。

  《武家坡》是《红鬃烈马》的戏核,如果没有这一折,整出《红鬃烈马》将丧失百分之八十的艺术感染力。在这一折中,两个沧桑之人相逢,一个调戏,一个隐忍,然而调戏也不是真调戏,只是试探,隐忍也不是王宝钏非要隐忍,只是让观者感受到王宝钏的难为——这十八年来,这样的调戏未必是第一遭,她是怎么过来的?

丁秉鐩先生在《孟小冬剧艺管窥》里面说:“余叔岩、孟小冬唱一出戏的精力,够别人唱三出戏的(别人不肯这样傻干),而也就因此,他们二位不耐久常演唱,时演时辍,休息多于等待者,也就是这个原因。”吴小如也说:“孟小冬搏狮搏兔,俱用全力。”现在的京剧演出远较七八十年前少得多,王珮瑜应该继承余派这样的精神。
 王珮瑜在窑中和张火丁的对答,比在窑外要好很多,张火丁一句“就是数么,也把它数完了”,尾音微微一勾,念得动听俏皮。

  可惜,演到这里,《武家坡》一折的全部核心内容,基本已结束,这一段再好,也已无法“挽狂澜于既倒”。

  张火丁和王珮瑜的这次配合,艺术上称不上成功,他们不是瑜亮互见,倒像是两相消磨。

  观戏之后,也有人说,王珮瑜之所以气势不足,主要是因为身高和性别弱势。我却不完全苟同。身高固然是一个方面,然而生活中的孙中山、拿破仑也并不是一个“高人”。程砚秋先生身高超过180厘米,照样可以和矮的老生合作。孟小冬先生本身作为女性,从很多人的记录来看,她的《游龙戏凤》、《汾河湾》、《武家坡》,也照样可以令人如痴如醉。

  一个演员的艺术塑造力应该是可以超越其外在条件的,凡囿于外在条件,只说明技艺还不精,尚不能使观众忘我。希望王珮瑜不要有这样的顾虑,而作为张火丁这样的艺术家,似乎也应该多和不同的对手搭戏,多演不同的流派戏,让自己在孤冷的气质以外,多增加一种艺术上的通透、温热和圆熟,逐渐进入更加中和澄明、遇水生云之境。

  《红鬃烈马》,这被各个流派的演员出演的戏,这个王宝钏苦守寒窑,薛平贵薄情寡义的故事,历经改朝换代,也还没有绝,恐怕不是因为男权的兴盛不衰,而是因为这出戏里的现实主义、悲伤情绪和传奇性。

  谁能说世界上没有薛平贵这样试探妻子的男人?谁又能说世界上没有王宝钏这样苦守一生的女人?现代社会里很多爱情,男人与女人不也一直是在试探和孤独中度过的吗?——虽然没有《红鬃烈马》这样的刺激。

摘自:北京青年报-北青网◎张敞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